超酷,途經六省!大陸00后「機車女孩」獨自騎行1700公里回家

西門町拓海 2022/09/06 檢舉 我要評論

獨自一人駕駛機車騎行1700多公里,用整整五天時間先后途經陜西、河南、湖北、安徽、江西、浙江六省……近日,樂清翁垟女孩虞依伊用這一特殊的旅程,為自己的二十歲生日送上一份珍貴的禮物。

輕裝上陣向家行

出生于2002年的虞依伊是陜西科技大學藝播專業大二學生,今年暑假,斯斯文文的她用特立獨行的方式,開啟了一段神奇的旅行。

「暑假前夕,我發現自己的身份證丟了,如在當地補辦需要等待近一個月,于是我決定自己騎行回家。」

虞依伊說,在樂清中學讀高中時,有位同學擁有了機車,還于不久前騎行去了西藏。這令她開啟了摩托夢,希望自己考上大學后擁有一輛機車。她知道這個心愿在相對保守的父母那里「通不過」,于是讀大學后,花了一年半的時間,用省下的零花錢和平時兼職攢下的1.5萬元錢購買了一輛「啟典150G1」機車。機車在西安很常見,半年來,她常騎著機車在老城里轉悠,感受西安風情。

考慮到父母會阻止自己騎行回家的計劃,所以她并沒和父母打招呼,而是將「秘密出行」計劃告訴了室友和在家鄉的表姐表弟。

「我所在的區是低風險地區,出行相對自由,我就向同學借來了護具裝備和微型攝像機。」虞依伊說,考慮到自己力氣小,她將裝備精簡到極致,除了護具設備外僅帶了兩套換洗衣服,并沿途預定了帶有烘干機的賓館,以解決洗衣問題。出發前,她專程做了核酸檢測,一路上凡入住一個城市,均會致電當地防疫部門咨詢最新防疫政策,確保一路暢行。

一路風景一路歌

盡管做了詳盡的攻略,第一次獨自遠行還是充滿了驚險。

出發第一天一切順利,路上迎面而來的騎友會以相互豎大拇指或站立騎行的方式打招呼,還有熱心的騎友開到她的車后面,一左一右為她護航一程。這些騎友間特別的禮遇,令她很開心。

然而第二天,虞依伊遇到了麻煩。根據原計劃從西安到家需要6天時間,每日騎行到傍晚6時左右進賓館休息。而這一天,初出茅廬的虞依伊覺得自己狀態不錯,便又多騎了一程。到19時許,天逐漸暗了下來,而距離下一處集鎮尚有100多公里。更令小姑娘沒想到的是,當地不少地方的國道上沒有路燈。她只得借機車微弱的車燈,硬著頭皮艱難前行。

「路上很黑,也沒有什麼車和人,有一段路都是山,看不到房子,我就戴著頭盔大聲唱歌緩解恐懼感。」虞依伊說,好在室友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與她聯系,為她遠程護航。

那晚入住賓館時已經十點多,進了房間,她一頭倒在床上,累得一動不動:「出發前想得很美好,把每天心情都寫出來發給朋友們分享,結果真的在路上腦子里就只剩下趕路,沒了一點雜念。」

有了前一日的經驗,此后幾日,虞依伊再也不敢貪心,不斷提醒自己,不疲勞駕駛,不競速、不彎道超車、不走夜路。室友也加大了對她的遠程護航力度,每隔兩小時報一次平安,依伊向室友匯報路上情況,室友則告知其前方路況、疫情防控等信息。

「一路上有人牽掛的感覺真好。」 虞依伊笑著說,自己自帶「高溫屬性」,走到哪,哪里就發布高溫警報,其中幾天更是在40度的高溫下前行。戴著厚厚的頭盔,汗水流進眼睛,引得眼睛刺痛。每晚休息時,她能感受到右手由于長時間處于緊張狀態不停顫抖。

這些辛苦比起一路上的新鮮事不足一提。

在河南時,依伊看到前方運豬的卡車上掉下一頭小豬。胖嘟嘟的小豬滾落在地,一臉懵逼地看著她,仿佛在求助。于是她加大油門,一邊摁喇叭一邊追上卡車提醒司機。最終在她的幫助下,掉隊小豬回到了車上。

還有一天傍晚,依伊看到車水馬龍的國道交叉口有一只臟兮兮的小白狗站在路上來回張望。如有大卡車停下,小白狗總是沖到車前打探一番。

虞依伊猜測這是一只被卡車司機遺失的小狗。于是她拿出包里僅有的兩包雞胸肉把小白狗引到路旁,喂它吃肉,囑咐它注意安全。小狗歪著頭聽她講話,乖巧可人。看著它乖乖的樣子,虞依伊有些心疼,對家有了更深的思念。

一路上看到很多風景,也遇到了很多感動的事。

在陜西商洛境內的一處高山上,依伊買水時發現村里的老人不會用電子支付平台,而自己沒帶現金。這時,來了一輛小轎車,見車里的人用現金購物,虞依伊走上前去,希望將錢轉給對方換取現金買水。車主了解情況后,爽快地買了兩瓶礦泉水送給她,絕塵而去。

路過江西時,由于氣溫過高,虞依伊將車停在路邊休息。兩個騎電瓶車的同齡男孩看到后,圍了過來,向她打聽一路騎行的感觸,分享他們風馳電掣的青春夢想。其中一個男孩還專程跑到村里買來水送給她,囑咐她路上小心。

在安徽時,虞依伊去加油,加油站老板是福建人,得知依伊是溫州人后非常開心,說溫州和福建近,他們算是老鄉,并執意拿出加油站里的礦泉水和食物讓她帶上。

「這一路上,大家聽說我是溫州人,都不等我介紹溫州在哪里,就會夸贊說溫州是個了不起的地方。我深深為自己是溫州人感到自豪。」 虞依伊笑著說。

以夢為馬再出發

7月14日凌晨2時許,虞依伊抵達翁垟,在推開家門前她特地打開微形攝像機,想抓拍爸媽的驚喜表情。然而當她開進家門時,媽媽已經睡著,爸爸正在客廳看電視。她喜滋滋地搖醒了睡眠中的媽媽,換來了一頓臭罵。

「回家的路上,我想過好多次爸媽見到我時的場景,沒想到會先挨一通罵。媽媽更是說,這要是傳出去,我可要嫁不出去了!」說道這里時,虞依伊無奈地搖了搖頭。第二天天一亮,媽媽聯系了姨媽、舅媽,把之前幫她「隱瞞歸程」的表姐、表弟拉到一起集體批評了一番。

「爸媽都說我瘋了,怎麼可以做這麼瘋狂的事情!」 虞依伊笑著說,結果過了兩天她看到媽媽在朋友圈晾了她的旅程,并寫到:「你讀過的書和走過的路都不會辜負你,加油,我的酷酷女孩。」她知道媽媽原諒了她。

「怎麼返校呢?」

面對這個問題,虞依伊的眼睛笑成了彎彎的月亮:「我早就猜到爸媽不會再讓我開回學校了,只能托運寄回去。但不能因為可能存在的困難就不去做了吧,有夢想總要先出發,不是嗎?」說這話時,虞依伊眼里閃著光,她說自己接下來的目標是大學畢業后騎行去西藏,這一次她一定會跟家人說。

用戶評論